<b id="9kohw"><address id="9kohw"></address></b>
    中文 | English
      站內搜索:  
    新聞中心
    公司新聞
    行業新聞
    客戶服務  
    電話:4006585901
    傳真:0510-86409618
    郵編:214431
    您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 -- 新聞中心 -- 行業新聞   
    蕭山互保民企“生死考驗” 政府警示收貸銀行
     發布時間: 2014-04-24  瀏覽量:   
     

    蕭山互保民企“生死考驗”

    在第一圈互保企業中,除建杰化纖、中信鋼構2家企業外,受牽連的百強企業有7家,其中5家具有資金壓力。

    百強企業或批量死亡的傳言,再度牽動外界對杭州經濟強區蕭山,乃至中國個別地區經濟風險的高度關注。

   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,浙江不少大企業“批量死亡”,類似蕭山這樣的民企重鎮淪為“信貸危險區”。

    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調查發現,蕭山一些企業出現金融困局的原因與企業互保有關。有知情人士告訴記者,一些互保企業出問題,銀行一看貸款有風險就去收貸,其實“它們自身經營是好的,如果銀行不收就不會死”。

    “蕭山經濟基本面是好的,但個別行業的個別企業出了問題,有風險。”杭州市蕭山區防范和化解企業資金鏈風險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(下稱“蕭山區化解辦”)主任李如江對本報記者表示,通過各項措施,現在蕭山民企互保鏈、資金鏈已經基本穩定,但是風險依然存在,需要政府、銀行、企業三方共同努力。

    企業陷入互保困局

    自2012年以來,蕭山陸續傳出民企倒閉的消息,在互保傳染、銀行收貸下,一些骨干民企資金鏈明顯趨緊,正面臨巨大的生死考驗。

    “風險企業主要集中在紡織化纖和鋼結構兩大行業。”李如江說,個別羽絨企業有風險,汽配至今沒有出險,化工等其他行業還比較穩定。

    作為杭州制造業的主要“后花園”,當前蕭山已形成紡織化纖、機械汽配、服裝羽絨、鋼構網架、精細化工和高新技術等六大產業基地,囊括萬象、亞太機電等浙江省重量級制造企業。

    紡織化纖是蕭山第一大產業。2年前,一家蕭山化纖企業倒閉,影響到互保企業建杰化纖,進而涉及到5家互保企業,第一圈6家互保企業涉及銀行貸款30多億元。

    “(建杰化纖)破產清算后,互保企業要背債,背還是背得起來的,目前生存也是沒有問題的,但一個關鍵前提是,銀行不要收它們的貸款。”李如江說,“怕就怕銀行收貸,現在我們分析,可能有2家企業有危險,3家企業是沒問題的。”

    除了紡織化纖,蕭山另一支柱產業是鋼結構,產量曾經占據全國市場的30%,如今卻成為蕭山出險企業的重災區。

    有知情人士告訴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,一家名為中信鋼構的企業已經倒閉,涉及互保企業4家、貸款12億元。“現在第一圈4家企業還能支撐,關鍵是銀行不要去收貸,第二圈互保企業現在還沒有問題。”

    上述人士稱,另外受天生鋼構倒閉影響,現在蕭山還有一家鋼構企業比較危險。“背過來2億元債務,銀行又抽貸了2億元,現在這家企業有了資金壓力。”他說,“本來這家企業經營狀況是好的,產品出口50余個國家,一年銷售15億元,毛利在1.5億元左右。”

    據記者調查了解,目前蕭山的一些出險企業,并非自身經營不善所致,更多風險來自互保。“大部分銀行對蕭山企業是有危機感的。”一家商業銀行蕭山支行人士對記者說,如果銀行不收貸抽貸,那企業生存問題是不大的,現在最怕擔保有風吹草動。“銀行會給企業一個過渡期,如果造血功能不足,企業最終還是要出問題的”。

    李如江說,在蕭山第一圈互保企業中,除建杰化纖、中信鋼構2家企業外,受牽連的百強企業有7家,其中5家具有資金壓力;在第二圈互保企業中,牽連的有十二三家百強企業。“目前,第一圈互保企業狀況還是好的,但前提是銀行不要收它們的貸款。”

    上述知情人士亦稱,一些互保企業出問題,與銀行一看貸款有風險就急忙收貸有關。緊接著,第一圈互保企業的風險,就向第二圈、第三圈互保企業蔓延。更為值得關注的是,在互保鏈的影響下,制造企業的風險會向農業、服務業蔓延。從整個面上看,已變成蕭山的區域性經濟風險,不單單是工業企業的問題”。

    盡管不少企業因為涉及互保遭遇金融困境,李如江仍對記者表示,個別企業確實存在風險,但蕭山“百強企業批量死亡,那倒是沒有的”。

    銀行助推下的擴張

    蕭山某鋼業集團的董事長助理對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說,目前蕭山資金密集型企業比較多,互保企業比較多,對銀行的貸款需求量比較大。一旦出現資金鏈風險,互保企業就會相互影響,容易產生地區性經濟問題。

    究其原因,上述董事長助理對記者稱:“現在個別企業出險,是由企業過度擴張、全球市場逆轉、銀行收貸抽貸等多方原因夾擊造成的。”

    蕭山民營經濟發達,去年工業銷售額高達5500億元,入圍的百強企業最小銷售額也在5億元以上。為加快經濟結構調整,蕭山鼓勵企業多元化發展,旨在培育大企業。然而,在“4萬億”刺激政策下,一些蕭山企業產能擴張過快。

    “至少1/3的企業都有投資行為。有些企業主業不管,去搞副業。”李如江說,許多老板利用企業作為融資平臺,加大產能擴張,投資房地產等其他行業;另一方面,在缺乏多元化投融資渠道下,資金來源更多依賴銀行貸款,負債率攀高,“拉郎配”式的互保鏈急劇膨脹,使得企業資產質量下降,生命周期縮短。

    比如有一家蕭山化纖企業,2010年前到安徽買了400多畝地,投資了五六億元,加大化纖產品的產能擴張。“當時化纖行業還是好的。但前年、去年化纖產能過剩,致使該企業銷售不好。再加上該企業有16家互保企業,幾家互保企業出問題倒下,銀行對該企業抽貸了2.8億元。”

    不少接受記者采訪的當地人士均表示,這背后銀行無疑起到了主要的推手作用。

    “前幾年,銀行信貸政策太寬松,那時候銀行‘送錢’給企業,還需要官員去做思想工作,因為銀行有放貸考核指標。”有了解蕭山金融情況的人士稱。

    但如今,一些蕭山企業最擔心的就是銀行收貸抽貸,企業又往往涉及多家銀行貸款。“銀行都在看誰先收,后收者就沒有了,也在恐慌。”上述人士稱。

    中企實業負責人對記者表示,以前不理性投資造成的后果,必須要有人來承擔。工業本來利潤就不高,很多企業投資了房地產,原本想三五年就能夠收回錢的,沒想到那么快就遇上了調控。

    政府警示收貸銀行

    今年農歷正月,蕭山成立了蕭山區化解辦,抽調20余個區級相關部門人員集中辦公,代表區委、區政府全權處置風險企業資金鏈問題。

    2月14日,蕭山區委辦、區府辦印發《關于化解風險企業資金鏈問題的若干意見(試行)》的通知,首個基本原則就是堅持“市場經濟發展”,要求“堅持優勝劣汰,分類指導,分塊處置,對經營良好的企業要鼓勵發展,對暫時出現困難的企業要積極扶持,對產能嚴重過剩、無法救助的企業要積極破產清算”。

    “比如化纖行業,產能嚴重過剩,企業要死的話,我們就不會救。對鋼構行業,我們原則上是淘汰一塊,救一塊。”李如江說,對不符合產業發展導向、產能落后和污染嚴重的企業,蕭山明確提出“要借機予以淘汰”。

    為此,蕭山在上述通知基礎上,還出臺4個配套文件,包括出臺工業用地指導價,并附有工業用地抵押指導價。“工業用地指導價,有利于增加抵押物價值。這樣一來,企業擔保貸款少一點,抵押貸款多一點。這是蕭山斬斷擔保鏈最關鍵的辦法。”李如江說。

    與此同時,銀行是否積極配合,成為企業解開資金鏈的關鍵。

    “現在政府開會,叫銀行不要抽貸,誰抽貸我們就要通報誰。如果還是繼續抽貸的話,我們蕭山不要你了,你也不要在這里發展了。”一位蕭山區化解辦的主要領導對記者說,對繼續抽貸的銀行,蕭山還會收回存在該行的存款、養老保險資金等。據記者了解,一些杭州銀行業人士對此“強硬做法”頗有怨言。

    對于當前浙江面臨的企業危局,長三角區域研究專家、浙江大學教授陳建軍認為,之前地方加大對出險傳統企業的扶持力度,以及“4萬億”經濟刺激政策,無非是把危機往后順延,但是產業結構調整沒有得到根本解決。

    “靠政策刺激,已經難以為繼。”浙江大學金融研究所所長、經濟學院教授王維安對本報記者說,溫州市場起步早,問題也出來得早,如今傳統企業風險已從溫州擴散到全省,這種情況還會向中西部蔓延,只不過他們的情況不像東部地區那么嚴重。出險企業該倒的倒,該救的救,政府不能一味地都去救,“誤傷的高新企業必須要救。”陳建軍認為,在最大限度減少社會陣痛、區域經濟震蕩下,政府應該真正面對現實,加速推進企業轉型升級,大規模培訓產業工人,發展裝備制造等新興產業。

    打印本頁 】【 關閉窗口
    聯系我們 | 法律聲明 | 網站地圖 友情鏈接:
    郵箱登錄 辦公系統  
    版權所有©江陰市金橋化工有限公司  蘇ICP備11023322號-1  
    技術支持:江陰市領悟信息技術有限公司
    91 精品国产自产在线观看_久久偷拍视频大全_人与曽A级毛片无码_国产成人av免费

      <b id="9kohw"><address id="9kohw"></address></b>